“现在交易所投资人情绪管理不好、期望管理不好,单靠颜值拉流量,靠从项目社区拉KOL带用户,一点都不像金融行业,更像娱乐圈。”

“空前盛世”的交易所

自IEO前后中心化数字货币交易所业进入了一个“空前盛世”,不是像牛市那样直接的巨大经济效益,而是对整个生态的绝对主导权、对公链业控制权的极大集中。在此环境下,甚至有大佬喊出了“公链再不开交易所就要完蛋了”的言论,我们不评价对错和立场,单纯看一下在这个情绪背后的本质。

目前交易所汇聚了流量、资本、用户、声量等一系列资源,尽管有些交易所的“黑盒子”也为人诟病,可IEO本身也似乎也标志着在ICO时代终结之后,交易所确实接过了公开初募的大旗,取而代之。但是,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并没有因此欣欣向荣,更是冰期一再延长,期望一再降低,仿佛进入大萧条之中,不仅是周期因素,更有生态博弈的失衡和整体期望的下降。众多资本、人员疯狂涌入交易所,公链人才大量流失,直接导致了整个生态发展速度持续减缓,目前看来是会波及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由上游瓜分存量,同时影响作为数字货币世界入口BTC的价值,当然也将对BTC减半期望造成巨大影响。

公链破局、节点社区与协作平台 区块链观点 第1张

公链破局迫在眉睫

“不赚钱的公链”确实在面临两个选择:投诚交易所和自己开发交易所经营。但这两个选项一个相当于直接放弃项目的主导权成为傀儡,另一个是放弃作为公链的正当性且直接交恶业内资源聚集的群体,其实无论哪个都是最差的选择。单边投诚交易所的公链一定是出局的,既无主权定是炮灰,因为他们没有认清这个本质:交易所已经从孵化生态转向提升自身的政策诉求,追寻一种类似“私掠许可证”的东西。所以在榨取、牺牲公链项目方时丝毫不会犹豫,因为利益关系不再一致了,不再以助力生态为本职任务了,这并非交易所全部穷凶极恶,只是基因如此。

看似风光的交易所,最大的隐患始终来自于站在公链和公司的岔口上,公链去中心化尚且十分艰难,何况是追求绝对效益的公司,不动畅想美好,轻松愉快,一动处处都痛,分裂崩溃。与公链利益不一致的特点和公司追求绝对效益的属性还会加剧“黑盒子”竞速收割公链生态,咀嚼速度目前已极大超过生长速度,这种现象会推动公链进化的速率,而当下表现现象是公链项目方发起大规模的质押、贴息、“去中心化”。

交易所孵化项目的失利,是利益和意愿的严重倾斜,自然没有积极性,更做不出革命性的东西,简单来说就是不能打。不仅如此,就像任何的物种濒临灭绝一样,为保生存有时少数会向极致进化,甚至于在进入一种极端环境时会出现与之对应的极端,来作最后一搏。假设对于公链而言,吸收资源最丰饶的交易所,靠啃食交易所为生,出现以此为增长点的公链,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无论如何,公链生产具有社会化生产的属性,而且这种社会化生产应当是可迁徙的。现状是当下公链人员流动成本过高,并没有一套贡献度确权机制与之匹配,以至于公链之间人员、尤其是中下层社区成员流动的刚性需求得不到满足,进而导致公链人员迁徙成本过高,加速套利、逃离,最后引起公链价值下滑。当下跨链仅是在数据储存层打破了公链孤岛,而链接孤岛的应该还有人与人之间的链接,贡献与迁徙之间的链接,每条公链各自有自己既定的战略路线与代码适应,在ICO解决融资之后,下一阶段其实是应该是解决公链人员迁徙的问题,这无疑会放大公链的价值。

荣誉机制、贡献机制应该是一个明确的方向,面对中下层社区群体为主的,当下层群体集结资本和机制的时候,往往自组织又会出现。与其从零孵化或者与有巨大版图的子项目方合作,孵化自己的社区成为项目方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毕竟自己社区,相对利益更一致一些,给一个最初的商业场景,比如可以盈利的节点,然后逐步根据需求来孵化,催生下游的商业模式。

有盈利模式的“节点社区”

节点社区的崛起是即将加入博弈场的最后力量,是从双方博弈转为三方博弈的一个机会,是缓冲公链社会化生产方式与中心化交易所资本逐利性之间矛盾的唯一解决方案。节点社区是自带资本的、是与项目方最初利益一致的、是自带盈利方式的、是需要被项目方赋能的,就是公链为社区赋能。节点社区会购入公链服务,结算方式从质押过渡到锁仓,从锁仓到销毁。

而节点社区最初的盈利模式来自于出块和质押,一个是提供硬件支持,另一个可以动态的调整贴息率。贴息节点化后,逐步加入有偿技术支持,可以让公链社会化生产方式与中心化交易所资本逐利性之间得到缓冲,形成一个动态的三方博弈。

节点社区潜在的盈利模式可以包括:质押率对赌、贴息锁仓、交易对手续费、OTC、协作平台抽成、不良处置、DAI、清算……而不做这些业务把这些业务交给节点社区的项目方,就如同开发操作系统的Google、Windows一样注定处于上游位置,而这一系列的盈利模式大多在Defi框架之中。而节点社区并没有对广泛大众的募资市值压力,相对也束缚更少一些,另一方面来看控制权加强,资本可以注入的最大容量也就随之增加,水涨同时船也高了。

有金融常识的小伙伴都清楚,有了价值就有估值、盈利模式、市盈率这些就将有一个整体更高的估值想象空间和更大的资本热潮。因为大钱始终因为种种原因并未真正进入市场,其中之一就是没有注资的通道,公链控制权的下放,将极大增加生态的资本注入,使公链业初次公募阶段正式进入注资阶段。当更多钱注资的通道打开了,控制权有了一定的保障,技术也更市场化了,自己也搭一排交易所行不行,把他去中心化链起来行不行,就给自己节点社区的小伙伴用,我离用户更近,利益更一致,那么托管时用户会给谁?到那时,下一代去中心化交易所雏形也差不多该出来了。

各类协作平台

包括去中心化交易所在内,Defi也为项目方赋予了资产的调控能力和一定的盈利能力,带来了更多的资源,但从生产要素角度来讲,还有一块困扰业内的问题迟迟没能得到解决——人力。行业蓬勃的时候虽然人多的是,但声量盖过能力,如果没有这项平衡制约,制定一套荣誉机制保障对能力的认可,所以权力分层一直没能发生,贡献与声量将不匹配,声量盖过贡献,而贡献者的迁徙成本又非常高,导致整个行业人才流动阻塞,以至于人才大量涌入交易所赛道变现。

各类协作平台的出现,补全了资本、链上数据外人力这个最后的生产要素,使公链节点社区的权力结构得以沉淀,进而形成公链间人力快速迁徙的通道。另外,对于不善体现自己工作能力的社区成员,会有实实在在的“证明”与“记录”使自己能力的置信度提高,不仅限于区块链行业,更是打开一个人才通道的入口,增加了公链破局的最后一块砖。

协作平台有多重要呢,erc20就是协作平台的一个提案。功能包括提案、担保、项目承包类的协作平台,虽然流程有待优化,但整体从提议>提案>立项>认领>组队>验收>完结的社区协作生命周期已经定型,所有的社区用户都能在此标记自己的贡献度,能力分配通过市场机制进行调节,当它优化到普通运营人员可以轻松迁徙时,也就相当于去中心化最后一块公链系统拼图已经完备。

在众多协作平台中,有偏向开发者多一些的,也有偏运营多一些的,这里是有一个暂时不知道的最佳比例,运营和开发的比例,但它确实存在,会通过这个比例调节公平,发生缔结组织。至于协作公平,公平也是在特定场景下的,在一个场景下的公平并不一定适用于另一个场景,那么剩下的就是大家谁先达成共识,完成突破,谁的创始团队能和共识机制解绑完成社区化,这一系列问题都会影响社区成员选择公链的认可度,影响公链的规模,影响开发者数量。

最卓越的开发者服务于开发者,打磨功夫,最赚钱的开发者服务于非开发者,推动公平。另外协作平台还将来带公链缔结组织的能力,大家的能力置信度可证,由区块链自带一系列金融属性,公链还自带孵化属性,那么缔结新的商业组织成功概率会不会增加,对于这次生产关系革命会不会能有一个新的突破?

公链破局、节点社区与协作平台 区块链观点 第2张

最后,谈创业、谈前所未有的时候总会遇到一些坑,有我们已经看到的坑、我们看不到的坑、踩过的坑、还有等着我们只能掉下去却还要再爬上来的坑。但无论如何,未来的方向在那里,协作革命的意愿在那里,没有人有能力消弭这个意愿,所以公链业没有会输的概率。资本市场的重大机遇都是源于对手盘的误判,误判越严重机遇也就越大,现众多大厂痴迷于Libra之际,今天,公链仍在冰期蛰伏。

当我们无法逃出生天,应该有位恺撒带领我们突围,并成为无冕之王,至于之后他从不从王位上下来,那就是之后的事了。

作者:Ravin

来源:星云链Nebul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