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hilesh De表示,2019年11月30日,以太坊开发人员维吉尔·格里菲斯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准备启程前往朝鲜时被捕,据悉他涉嫌帮助朝鲜使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规避制裁,并提供技术建议。

 此举引发了加密社区的广泛关注,V神也第一时间发文呼吁美国当局放人。

 尽管目前维吉尔·格里菲斯已被保释,但就目前来看,监管官似乎将会对他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

 作者认为,本案可能会是加密历史上最受关注的案件之一,也是美国法院第一次处理涉及加密货币制裁的案件,而加密技术绕过货币流通限制的潜力已经让金融机构“胆颤心惊”。

 原文由链得得译者 Chaindder 翻译与整理。译文如下:

 对于以太坊开发人员、美国公民维吉尔·格里菲斯(Virgil Griffith)来说,最近这段时间的日子可能并不好过。

 2019 年 11 月 30 日,维吉尔·格里菲斯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准备启程前往朝鲜时被捕,据悉他涉嫌帮助朝鲜使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规避制裁,并提供技术建议。实际上,早在去年四月维吉尔·格里菲斯就曾前往朝鲜参加“平壤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大会”,当时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均没有允许这次出行,但他依然如期出现在了会议上。

 维吉尔·格里菲斯被捕之后,立刻引起了加密社区的关注,以太坊联合创始人“V神” Vitalik Buterin很快就在推特上发文声援,呼吁美国执法者释放维吉尔·格里菲斯,并给出了一些理由,比如以太坊基金会与维吉尔·格里菲斯去朝鲜一事无关,这是他的个人行为;地缘政治应该更开明一些,而且维吉尔·格里菲斯所做的事情并不能为朝鲜带来任何政治的帮助,只是就有关开源软件的信息发表了演讲,也没有为黑客进行“高级指导”,他本人在以太坊经典和超级账本等区块链项目上做出过贡献,出访朝鲜也没有任何个人利益。

 或许是受到加密社区的压力,2019年12月2日在经过初步庭审之后,代表维吉尔·格里菲斯的Baker Marquart律所律师布莱恩·克莱因(Brian Klein)声称,他将在交付保证金之后从监狱获释,同时该律师表示对刑事诉讼中未经证实的指控提出异议,后续如果出庭会公布更多完整信息。

 几周之后,2019年12月31日,Inner City Press创始人马修·罗素·李在推特上透露维吉尔·格里菲斯可以支付100万美元保证金并被释放到其父母位于美国塔斯卡卢萨市的家中。十天后,也就是2020年1月10日,维吉尔·格里菲斯被暂时释放,并等待进一步裁决。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监管者似乎将会对维吉尔·格里菲斯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

 一方面,按照律师的说法,仅在平壤进行演讲的行为就可能触犯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的制裁法规(具体可能还要取决于维吉尔·格里菲斯在朝鲜说过些什么话)。如果美国政府证明维吉尔·格里菲斯在国务院禁止他出行之后依然前往朝鲜,那么本案可能会对维吉尔·格里菲斯有所不利。

 12月30日,维吉尔·格里菲斯在庭审宣判中申辩不认罪,这似乎让本案的下一阶段进展有了更多不确定性。控方律师告诉一位联邦法官,他们已经掌握了一些文件,后续还会有更多文件要提交。但是,支持本案的全部证据尚未被公开——包括可以证明维吉尔·格里菲斯没有违反制裁限制的开脱性证据。

 根据Polsinelli律师事务所律师斯蒂芬·鲁滕贝格(Stephen Rutenberg)所说,美国政府这次没有像过去那样糊弄过去,而是在非常认真地对待制裁。

 代表维吉尔·格里菲斯的Baker Marquart律所律师布莱恩·克莱因拒绝就他不认罪一事发表评论,但布莱恩·克莱因此前就表示维吉尔·格里菲斯不应该受到起诉,他的律师团队希望将本案提交给陪审团。布莱恩·克莱因是加密货币和网络安全领域里的知名律师,曾成功代理了包括查理·史瑞姆(Charlie Shrem)、埃里克·沃厄斯(Erik Voorhees)和EOS的Block.One等知名客户。

 本案可能会是加密历史上最受关注的案件之一,也是美国法院第一次处理涉及加密货币制裁的案件,而加密技术绕过货币流通限制的潜力已经让金融机构“胆颤心惊”。一些美国高阶政府官员和学者认为,数字货币能以某种形式帮助所谓的“流氓国家”破坏美国的全球霸权。

 1

 维吉尔·格里菲斯有权得到无罪推定

 实际上,控方律师于2020年1月8日拿到了维吉尔·格里菲斯的起诉书,指控他密谋违反美国《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值得一提的是,本次起诉书里还增加了一名未透露姓名的同谋,后续可能也会对其进行起诉。

 到目前为止,美国当局已经发布了与该案有关的少量文件,其中披露了维吉尔·格里菲斯已经被指控违反了两项禁止在朝鲜进行某些交易和活动的行政命令以及一些相关的法律行为。

 按照Compound Finance公司法律总顾问杰克·切尔文斯基(Jake Chervinsky)的说法,维吉尔·格里菲斯在以太坊社区里非常有名,但之前似乎一直扮演着黑客的角色,但本案其实并不只是一个加密案件,而是涉及到与加密技术相关的国家安全问题。杰克·切尔文斯基补充说:

 “毫无疑问,任何前往朝鲜、并且就如何逃避制裁向朝鲜官员提供建议的美国公民,无论他是否涉及加密技术,都会给美国当局带来麻烦。虽然这些指控对维吉尔·格里菲斯来说似乎并不有利,但我们应该明白的是,他有权得到无罪推定,而且他还没有机会讲出自己的故事。”

 Shearman&Sterling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丹佛斯·纽科姆(Danforth Newcomb)说,关于真理、正义或道德上的讨伐也不是这样,本案归根结底是要看执法机构如何理解监管法规,然后再判断维吉尔·格里菲斯的所谓“行为”是否违反了法规。

 2

 “出口服务”到底是啥?

 2016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了第13722号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人向朝鲜“出口服务”。

 律师丹佛斯·纽科姆认为,从之前媒体所报道的情况来看,维吉尔·格里菲斯做的事情看起来像是一项“出口服务”,而且维吉尔·格里菲斯很可能已经向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提供了他承认的事实,而这些事实等同于出口服务。

 但丹佛斯·纽科姆也指出,美国公民就是美国人,无论他们在本国土地,还是在外国土地上。

 根据披露出的消息显示,维吉尔·格里菲斯有制定计划,以便在朝鲜与韩国之间交易未指定的加密货币,他认为这种行为将违反美国的制裁法律。丹佛斯·纽科姆表示,即便维吉尔·格里菲斯本人没有亲自参与交易,但仅向朝鲜展示如何进行相关交易也违反了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的规定。

 丹佛斯·纽科姆进一步解释说:

 “在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的法规中,有一个所谓的‘帮助’概念,就是一个美国人不能为帮助其他美国人完成不合规的交易或活动。举个例子,一个美国人不能告诉其他美国公民如何在朝鲜做关于金融科技的演讲,但维吉尔·格里菲斯这么做了。”

 3

 在制裁国家讲述公开信息也违法?

 如果维吉尔·格里菲斯不安排辩诉交易(plea bargain),他可能会在本案中看到一些其他问题。(链得得注:辩诉交易是指在法院开庭审理之前,作为控诉方的检察官和代表被告人的辩护律师进行协商,以检察官撤销指控、降格指控或者要求法官从轻判处刑罚为条件,来换取被告人的有罪答辩,进而双方达成均可接受的协议。)

 律师丹佛斯·纽科姆表示,过去鲜有在法庭上成功战胜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的先例。Compound Finance公司法律总顾问杰克·切尔文斯基也指出,如果涉及国家安全犯罪的话,维吉尔·格里菲斯似乎难有胜算。

 维吉尔·格里菲斯可能会说,他在朝鲜的所有演讲内容都是公开材料。但是根据美国《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的“The Berman”修正案,即便是公共领域的材料信息,在受制裁国家也同样会受到限制。

 律师丹佛斯·纽科姆因此认为,维吉尔·格里菲斯如果在法院上用这种说辞可能不会得到法官的认可,他继续说道:

 “我认为,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的立场,与维吉尔·格里菲斯在朝鲜讨论的内容是否是公开信息无关紧要。”

 杰克·切尔文斯基指出,过去的几十年里,美国司法部以“国家安全”的罪名起诉了许多人,最近他们甚至还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工作组“国家安全部门”(National Security Division)来负责处理此类案件,而且无论被告使用哪种金融工具违反国家安全法,都会被处理。

 4

 丢失的信息

 Polsinelli律师事务所律师斯蒂芬·鲁滕贝格透露,虽然在1月9日公布的起诉书里重申了美国政府在此事上的态度,但其实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维吉尔·格里菲斯在朝鲜的讲话具体说了什么内容,也不知道他究竟分享了什么信息。

 帮助朝鲜政府逃避制裁,与仅仅提供一些有关区块链的基本知识和普通信息之间是有明显区别的。

 斯蒂芬·鲁滕贝格认为,维吉尔·格里菲斯对美国联邦调查局“招了”哪些事情,可能会对本案产生较大影响——至少从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从上月开始,维吉尔·格里菲斯的案件已经被移交给了纽约南区法院,现在他居住在阿拉巴马州的父母家中,保释后仅在听证会上有过一次露面。

 维吉尔·格里菲斯究竟会被判处重罪,还是会无罪释放?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文章来源:链得得

免责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等问题,本站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