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熟悉宏观经济形势的眼中,各行业的发展、风口的出现和消失,在每一年表现出的不同景象,都有迹可循,从结果可以推算成因,这便是行业发展热点或者潮流的基本逻辑。

时值冬月,又是新旧交替的年尾和年头。我们习惯了总结过去的一年,也在新的一年再出发。但如果要总结过去,可能就需要综合所有的趋势,然后从历史的案例中,找到合理的模型去推算区块链的2020,虽然在2018年区块链风口正胜之时,众人都说区块链与互联网与众不同,将会以全新的方式爆发,但2年之后的今天,这样为区块链命名的人已经很少了。我们更愿意相信,从既有合理的模型中推测区块链的2020。

一个行业的发展与构成

想要去推测,我们要找到推测的源数据或者源讯息,用以判断接下来的发展路径,关于近些年区块链行业发展的讯息已经大爆发,区块链风口正胜之时,区块链媒体等行业服务机构应声而起,能拿到的数据和讯息良多。

但综合到一起来看,似乎信息很少,寥寥数句即可总结:交易的盈利能力已经被验证但已经向监管合规跨越式靠拢;公链发展困境仍在,重大技术突破没有,只有更多行业解决方案出现;技术社区和产品开发类别已经发展较好,需要大势带动;技术服务商可能将会是未来行业最多的一类角色。

从外部显示所有资料推测的方向如此,但最重要的是理解一个基础逻辑。

首先,行业发展是人财物的集合作用。当一个行业方兴未艾,只有寥寥几家企业时,这不足以被称为一类企业,或者一个行业,只能说出现了个别的尝试企业。这时候,就是需求、供给不足的时候,当然投入的资源也会少之又少。例如在IOT还没有火起来的很多年前,就已经有企业在研发了,但大众不知,投资也不晓。企业更无法盈利,投资人更不敢投,企业就没办法吸引人才进入,最终就是行业发展缓慢。在2015年,IOT兴起前已经发展多年,AI也是如此。

而当行业中的企业多了,资源多了,发展之后,最终构成成熟结构则是一个需求富集的过程。前面我们从人财物的集合可以看到行业发展,这个时候企业入局,开发产品,然后推广,教育用户,但这个时候,企业会发现产品较为单一,同样还会有竞争企业出现。而足够多的企业竞争和用户刺激会让市场出现更多需求,就像智能手机出现后,移动互联网才兴起,我们才过上了一个手机满足生活所需的日子,经济社会中的那些企业,都是根据需求定义的业务类型,也因此形成了行业结构。因此可以总结为需求的不断富集,形成的需求形态就是行业结构形态。

资本的目标是退出

在近十年的创业大潮中,资本的角色举足轻重,在例如2015年以来,App补贴、支付团购外卖的行为教育等背后,都是资本推动的。但资本在互联网创业潮都是股权融资然后上市退出。2018年的代币发行,让部分资本兴奋了,也就出现了混乱的ICO热潮,资本的过早离场出现了市场动荡,更伤害了行业用户。

但无论如何资本的目的不会变。2018年,区块链行业先后出现流行标签,例如交易所、钱包、公链、硬盘挖矿等等。资本是需要热词的,利用热词可以投资,也可以促成项目发展,区块链项目需要发行虚拟代币后,普通投资者也会希望项目够热,最终资本和普通投资者可以顺利退出。

2018年末的熊市过于寒冷,那怎样可以促进市场活跃,激发用户的投资热情呢。业界就发生了2019年初的IEO乱象。IEO的出现是行业内刺激用户投资需求的方法。但最终,伤害了更多投资用户。从此资本一度转熊,至今没有缓和。而2020年一定会找到市场中更多认可,有热度的项目和热词。2019年的跨链项目还没有退出机会,Filecoin也不知道是否能顺利推进应用。但不考虑应用的话,资本仅需要热度和机会即可。

还有需要提及的是,为什么需要有退出?一把情况下,退出的模式只有二级市场渠道。上市将企业融资的方式从机构融资开放为公开交易募资。从企业最初的种子轮到上市,这是一个资产流动并且有效完成资本的社会作用的过程。如果不上市,可能这家企业的负债率会过高,资金流转更加集中。此外,社会资金包含银行贷款、个人资本、企业资金、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当每个领域的钱充分发挥作用时,在大环境中会实现各部分的资金流转,不出现死钱,不会因为哪个领域现金流减少出现社会问题。

技术潮流在于协作的发展

从二级市场的狂躁,到我们知道追求技术的进步,去追逐技术潮流的方向。但如果你可以放眼整个行业的整体,你就会发现,行业对于技术的需求,其实是多角色协作最终输出一个解决方案。协作角色都是分散的,但最终的输出是统一的。所以那个技术变成了潮流,代表这一技术更适于完成协作,或者更快更好的完成协作。

例如区块链技术对于技术栈开发的需求,是符合web3.0的应用模式的。还有区块链项目对全栈开发的需求。这都是更方便的协作目的的方式。

但在普遍的技术产品开发过程中,开发者间的协作效率直接决定产品的开发进度,例如在公链的开发中,网络层、协议层、应用层等各层间因为协作关系,要保证一定的松耦合,所以开发任务也会分类清晰,很细节的控制好相应任务的连接部分的明确定义。这样相互开发间不影响,可以同时进行,在足够推动力的前提下,这样的开发是效率最高的。

但目前,区块链技术依赖主流项目,而主流项目都在利用开源社区的模式进行。开源社区再扩大是开源生态,在这样的生态模式中,社区的沟通效率提高和开发进度推进都是比较有难度的工作。

因此2020年,目前的技术能否成为潮流标签,来帮助其他角色实现投资、创业的需求,在于社区协作能不能让技术更为顺利的开发成功或突破上限。例如在2019年,波卡项目非常火热,主网上线的时间却依旧会延后。但波卡的优势也极为明显,其基金会利用发放grants的方式来资助生态项目,资助金发放的同时,接受grant的项目必须完成deadline的开发进度,这是传统投资资助的方式了,但使用在生态发展上很实用。波卡很快做到了生态完善的公链网络。

但除此外,公链这样的角色其核心团队的技术进度才算是主要进度,所以核心团队的效率才是一个链或一个主要解决方案推进的核心。国产公链Nervos团队在杭州,波卡的Parity团队在德国,Cosmos也在德国。但有百人核心团队驻地开发与百人核心开发者分布式开发对比起来,仍旧有所考量。对于市场,效率和结果是最重要的。

写在最后

我们都相信风口不是凭空而上的,正如2018年的第一次风口,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加密货币起势,但其实有国际金融现状的应召。而1024讲话对区块链技术的肯定,也是众因所致。

历史的车轮会告诉我们路上有水还是泥,也可以预示着下一段路是爬坡还是顺下,尊重市场,敬畏从业者与引领者。

文章来源:金色财经

免责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内容、版权等问题,本站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