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链币资讯 > 正文

唐山农村的猪圈暗藏矿场,供电公司员工和环保局官员偷电挖矿

链币资讯 一本区块链 4周前 (05-07)

比特币挖矿最大的成本是什么?电费。

为了赚钱,全国各地不时有矿工铤而走险,选择偷电挖矿。其中,河北省唐山市的开平区,是偷电挖矿的重灾区。

在开平偷电挖矿最疯狂时,一些村庄几乎“全村偷电”,有专人在村口24小时放哨,为矿工通风报信。

也有供电公司员工收取保护费,成为偷电分子的保护伞。甚至连开平区的一个环保局副局长,都加入了偷电挖矿大军。

最终,他们都难逃法网。

01落网

2019年12月,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份判决书,一起偷电挖矿大案因此浮出水面。

判决书称,2018年6月6日,唐山市开平区警方接到报案,称开平一家陶瓷厂的大院里,有人可能正在偷电。

警方赶到后发现,这座大院内空无一人,却有855台比特币矿机在轰鸣运转。而大院的电,不出所料,是偷来的。

警方调查发现,这些矿机的所有者是裴某、王某。早在2017年6月,她们就开始购置矿机,准备偷电挖矿。

为了寻找偷电场地,王某发动了自己的丈夫——开平区环保局副局长、环境执法大队大队长柳光军。他想起自己曾经查处过一家企业,此后后者的大院一直空置,正好可以用来偷电挖矿。

为了逃避检查,这伙偷电分子还联系上了唐山供电公司的用电检查班职工李某。他们每月给李某2-3万保护费,让他帮忙通风报信。

这起区环保局副局长亲自参与的偷电挖矿案,最终事发。整个偷电团伙共偷电26万元,主犯裴某、王某、李某分别获刑四年半、三年半、三年八个月。

而柳光军则被认定为从犯,获刑一年十个月。(注:他因其他案件受贿27万,被判受贿罪,二罪并罚,执行刑期三年。)

本该打击偷电的环保局副局长,却因为偷电沦为阶下囚,这起案件在开平掀起了轩然大波。

唐山农村的猪圈暗藏矿场,供电公司员工和环保局官员偷电挖矿 链币资讯 第1张

事实上,开平早已成为国内偷电挖矿的重灾区。近年来,开平发生的偷电挖矿案件,远远不止这一起。

在司法数据平台OpenLaw上,一本区块链以“比特币矿机 窃电”为关键词检索,发现了33份裁判文书,其中有7起与开平有关,占比高达21%。

开平为何会成为偷电挖矿的重灾区?

“答案很简单,开平有偷电传统。”开平某村村民王波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开平是重工业城市唐山的一个区,也是其核心工业区。中国的第一座煤矿、第一条铁路,都建在开平。直至今日,开平境内仍然遍布各类工业企业。

而重工业企业用电量大,厂长们为了省钱,自然会在电费上动脑筋。“有的小钢厂,每年能靠偷电省下五六千万。”王波说。这些厂长,成为了开平偷电的始作俑者。

偷电的泛滥,甚至在开平催生了“改表队”。他们以改装电表、帮人偷电为生。普通居民只要花上三五百块,就能请“改表队”上门改装电表,加入偷电行列。

开平偷电最疯狂时,甚至有与供电公司有关系的人员主动上门,为居民推荐“改表队”。

开平警方2018年10月公布的一份资料显示,开平供电公司一位临时雇佣人员袁某,主业是上门收电费,副业则是在收电费的同时,向居民推销“改表队”的偷电业务。

猖獗的偷电行为,严重干扰了开平的电力供应,许多老百姓因此苦不堪言。

“从2018年开始,开平很多村就三天两头断电,还经常有变压器着火。”王波表示,“这都是被偷电那帮人害的。”

那段时间,开平的电压一直不稳定。“一到半夜,不偷电的家庭,电压就蹭蹭地掉。我家电压最低掉到过110V,电灯比正常暗很多,电脑、洗衣机甚至开不了机。”王波说。

此时,要想用电,有两招。一招就是买稳压器。另一招,就是改电表偷电。

“改电表电费越交越少,买稳压器电费越交越多。时间久了,买稳压器的就会被笑话是‘傻子’。”王波表示,许多开平百姓改表偷电,也是出于无奈,“别人都偷你不偷,你连电都用不着。”

开平偷电有多猖獗?从供电公司的线损率数据可见一斑。

线损率,是电在输配过程中损耗的比率。如果没人偷电,电网的线损率可以做到5%以下。

但在开平,线损率最高曾达到70%。

这意味着,最高峰时,开平区内超过60%的电量,都被偷走了。

02“全村偷电”

2017年,比特币挖矿传入开平。这门能将电直接转换成钱的生意,让开平的偷电分子们彻底疯狂。

2018年,开平区的偷电生意达到了最高潮。

“开平偷电最疯狂的时候,就是‘全村偷电’。”唐山某地村民赵建华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赵建华并非开平人,但在开平考察过“偷电挖矿”的项目。他表示,唐山偷电的重灾区在开平,而开平偷电的重灾区,在栗园、双桥、洼里三镇。

据他所述,2018年,在这些镇上的村子里,那些既不种地也不打工、每天游手好闲的青壮年们,几乎都学会了比特币挖矿。

他们偷电挖矿的矿机都是从哪里来的?

赵建华透露,在唐山,比特币矿机的黑话,叫“机子”。想买“机子”,可以找人从广东订货,也可以去唐山本地的数码城自己买。

一本区块链实地探访了唐山瑞德数码城。这家数码城内看不到任何矿机销售广告,但多位商户都称,在三楼的某家音响店,一直都有“机子”在卖。

这家音响店的老板对一本区块链表示,他们手上的“机子”是二手S9,“二百多一台”。

有了矿机,农村的赋闲青年成了开平偷电挖矿的主力。

“大家直接把矿机放在院子里,只要有架子、雨棚,就能挖矿。”赵建华表示。

他们会直接雇佣村里的电工改造电表,私搭电线,甚至雇佣村里的老人和残疾人24小时轮流值班,在村口放哨。

“一旦有外村人、车进村,放哨的就会把他们拦下盘问。”赵建华说。

当然,这些放哨的人不会一直拦着外人,但可以拖延时间,给村里通风报信。

外人一旦进村,村里的电工就会收到指令,把电表恢复正常状态,让检查人员拿不到证据。而矿工们则会将矿机关机。矿机只要关机,就没了声音,很难被发现。

一些村子甚至出现了矿机的偷电和托管服务:只要买了矿机,就可以把机器托管在村里,当撒手掌柜。而村民们则负责偷电和维护矿机。

“一台机器一个月的托管费,可以收到几百块钱。”赵建华说。

这种全村偷电的猖狂行为,显然不可能瞒得住村干部。一些村干部也被拉下了水。

03严打

偷电猖獗,政府显然不会坐视不管。打击偷电的行动,很快拉开了序幕。

2018年9月30日,唐山市召开了一个打击重点区域窃电的部署会议。这个会议的主持人是唐山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黄三平。

在会上,就打击偷电行动,他喊出了“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口号。

第二天,也就是10月1日,开平区直部门及公安机关,也集中起来开会。这一天是国庆假期的第一天,在这时开大会,非常罕见。

“市局副局长、区长、各村书记、各派出所所长都在。”开平公安分局一位退休工作人员对一本区块链表示,会议开了一整天。

“2018年的国庆假期,开平的公安、供电公司,没有休一天假。”上述人士称。

唐山农村的猪圈暗藏矿场,供电公司员工和环保局官员偷电挖矿 链币资讯 第2张

2018年10月1日,开平打击窃电专项行动动员会

图源:开平区人民政府官网

打击行动很快开展。上述公安退休人士将开平公检法系统对于偷电挖矿的打击手段,概括为“大案判刑、小案拘留、轻微案件罚款”。

开平警方发布的资料显示,2018年10月1日-11月7日,开平公安共出动警力2650人次,查获窃电用户606户;立刑事案件7起,刑拘14人;立各类治安案件60起,治安拘留57人;收缴比特币矿机2635台。

其中,仅在2018年10月的第一周里,就有一位现任村党支部书记的妻子被拘留,一位原村党支部书记的妻子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此外,还有2625户居民到供电所、村委会补缴电费、违约金,共缴纳违约金549.4万元。

原开平区环保局副局长、环境执法大队大队长柳光军,也在这一时期被采取强制措施的。

“柳光军的落网是一个意外,但区里显然有杀鸡儆猴的意思。”上述公安退休人士表示,柳光军庭审时,“纪委安排了二十几个区里的干部去旁听”。

与此同时,开平也开始在所辖区域内开展轰轰烈烈的反偷电宣传。

“开平各个村都贴上了打击偷电的条幅,村里的大喇叭也在一直广播,宣传偷电可耻。”王波说。

唐山农村的猪圈暗藏矿场,供电公司员工和环保局官员偷电挖矿 链币资讯 第3张

开平一个村子被贴上打击偷电的条幅

开平区针对偷电犯罪的打击行动,取得了成功。

开平区法院2019年4月公布的一份文件显示,开平区域日均用电量由2018年一季度的近700万度下降至300万度左右,日均线损率由最高峰70%下降至25%以下,平均每天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近300万元。

而开平区人民检察院发布的2018年工作报告则指出,在整个2018年中,全区共查扣比特币挖矿机等窃电设备6800余台。

不过,仍然有人在严打之下铤而走险。

2019年1月,开平警方公开了一份资料。资料称,开平区内一家养猪场有人偷电挖矿,矿场建在了猪圈大棚下方的隐秘房屋里。

在这个房屋里,密密麻麻堆放着659台矿机。

唐山农村的猪圈暗藏矿场,供电公司员工和环保局官员偷电挖矿 链币资讯 第4张

藏身于猪圈内的矿场 图源:开平警方

“到现在,那些用几百台矿机偷电的,基本都进去了。但开平还有一些人在偷电挖矿,少的几台矿机,多的几十台。”赵建华说。

唐山农村的猪圈暗藏矿场,供电公司员工和环保局官员偷电挖矿 链币资讯 第5张

直到今日,唐山市开平区针对偷电行为的严打,仍在进行中。

而在全国各地,有关偷电挖矿的案件,也不时被爆出。

比如,2019年12月底,镇江偷电挖矿大案被公开审理。在不到两年时间里,10人用近4000台矿机挖比特币,窃电金额高达1300余万元。

2020年4月,一男子因涉嫌在安徽合肥长丰县偷电挖比特币,被警方抓获。他的涉案金额为20万元。

这场猫鼠游戏,还远未结束。

*文中受访者为化名。

文:棘轮

来源:一本区块链


火币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