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港股财经 > 正文

冰火美团:疫情阻断盈利路

港股财经 Aamir 2020-04-07 10:13


冰火美团:疫情阻断盈利路 港股财经

突遇新冠肺炎疫情“黑天鹅”,美团(03690.HK)持续扭亏为盈的态势或将在2020年一季度戛然而止。

“整个2月,受疫情影响,餐饮外卖订单量比平常水平削减了一半。对于到店、酒店和旅游业务,2月几乎处于关闭状态。”3月30日,美团高管在财报会议上表示。

据财报显示,美团2019年经调整净利润为47亿元,实现首次年度盈利。但2020年一季度或将出现负增长及经营亏损

“短期影响应该说是很明显,第一季度、甚至上半年、全年的整个业绩都会受到较大影响,长期来看,会加速美团对于其他业务的探索。”4月5日,餐宝典创始人汪洪栋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

在新业务探索方面,据美团高管透露,2020年一季度,美团买菜在北京、上海、深圳设立96个仓库,在武汉市设立30余个自取点。而美团闪购疫情期间,在日常生活用品、医药用品等方面的需求逐步增加。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过去一年,美团新业务营收增长81.5%至204亿元,几乎与到店、酒店旅游业务持平。这意味着,如果美团新业务发展空间被进一步激活,有望成为美团第二大营收来源。

商家订单骤减

据财报显示,美团营收的65.2%来自于佣金。2019年四季度美团佣金收入184亿元,同比增长39.6%。对于该营收增长,美团将之归功于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金额大增。

“很显然,佣金最终是由商家来承担。”汪洪栋表示,“在疫情期间,发生了多起佣金纠纷事件。对小商家来说,美团过于强势,没有话语权。”

4月5日,一家美团外卖餐饮店店主张成(化名)告诉记者,自己从2017年开始做外卖,这几年佣金抽成从5%、10%、15%到如今的19%,一路水涨船高。

“马上又要涨了,已经有人跟我说了如果有开新店计划,让我趁着佣金没涨之前把店开起来。”据张成介绍,一位美团PD员工曾私下里向他透露,未来新增商户佣金会再涨2个点至21%,但具体时间未定。所以张成有意在佣金涨之前开新店,并与美团签好合同。只要签了合同,合同期内的佣金抽成比例就不会再变更。

碰上疫情后,张成店铺订单量不到过去的1/3,据他保守估算,自己三家门店目前至少损失30万元。疫情期间,生存压力陡增,佣金的一点点变化都能被迅速放大,并进一步激化商家和平台之间的矛盾。

“美团把我们拿捏的没有办法了,涨也要做,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和空间了。”张成无奈表示,自己的店是纯外卖店铺,不做堂食,外卖几乎是所有营收来源。

与张成相比,外卖餐饮店老板李欣(化名)2018年才开始涉足美团外卖,时间相对晚一些。据他4月5日向记者透露,刚入驻的时候佣金比例为15%,现在已经是19%了。

和张成一样,李欣的店铺眼下也面临着订单量骤减的窘境,与往年相比,至少少了一半的订单,而如今没有任何好转迹象。

商家订单量骤减的情况,对于美团佣金收入显然将产生一定负面影响。在此情况下,在线营销服务收入的重要性愈发凸显。

据财报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美团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增长了60.8%至49亿元,该部分营收增长主要在于在线营销活跃商户数量的增长。

时代周报记者从李欣处了解到,这部分营销服务费用相当于商家的推广广告费。“就是花钱买排名。一个用户点击最低1毛,最多3元多。有用是有用,但也很花钱。”

美团高管在财报会议上也明确表示,“广告营销收入会是未来非常看重的一个板块。”

在佣金增长空间有限的情况下,探索广告商业模式已经成为美团的不二之选,但如何更好的平衡商家的利益,也成为了美团不得不面对的新课题。

“除了与商家的佣金谈判,美团还通过增加订单密度、改进和调整算法来优化运营能力,边际成本在规模效应下是会递减的。”4月5日,老虎投研团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同日,君联咨询创始人庄帅也向记者表示,佣金能不能下降,也取决于收入结构的多样性。

骑手工资减半

除商家外,骑手方面的情况变化同样不容美团忽视。

据财报显示,2019年美团餐饮外卖业务销售成本增长35.7%至446亿元,主要由于配送订单量增加,导致的餐饮外卖骑手成本增加。

据悉,2019年美团交易用户数目为4.51亿,活跃商家数目620万,每位交易用户平均每年交易笔数为27.4笔。而受疫情影响,相关数据或将回落。

“你现在看到街上那些穿外卖服骑电动车的外卖骑手,他们在高峰时间段,很多都在等单。”4月3日,外卖骑手王宣(化名)对记者称。

王宣是美团快送众包骑手,从2017年开始做外卖骑手兼职。据他透露,2017年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收入过万元,而现在也就能挣个四五千元。幸运的是自己还有正式工作,所以生存压力并不是很大。

相比之下,美团专送骑手方程(化名)就没那么幸运。

据方程4月3日向记者回忆,2017年,1000单下来能有8000多元的工资,并且额外还有3150元的底薪。如今底薪取消,单价按单量阶梯式收取费用。比如,超过500单7元,超过800单7.2元,超过1000单8.2元。

原本没有疫情时,单量可观,骑手工资还有保障。如今突遇疫情,单量已经大不如前。

“我早上7点上班,现在跑到22点还没下班,才勉强跑了40来单。我身边有每天只跑20单左右的,每个月四五千元收入,去掉房租、吃饭、电动车油费、电话费根本不挣钱。”方程向记者透露,身边也有很多快递员都辞职不干了。

无论单价调整,还是订单量减少,时代周报记者采访过的多位骑手均表示,如今收入降低是实实在在能够感受到的变化。

对此,美团高管在财报会议上表示,“2020年我觉得还是很难作出预期,因为疫情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我们希望商家能尽快复工,尽快开门营业,刺激餐饮外卖订单的增长。当然我们也不得不提升自己的效率,观察整个行业的进展。”

据财报透露,2019年下半年,美团加强了在非高峰时段、极端天气状况及假日的配送服务细分及配送网络调动能力。

在“先把企业做大,实现规模效应,然后再考虑变现。”这样长期发展策略下,美团能否跨过2020年疫情这道坎?值得关注。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来源: 时代周报

声明:此内容仅为传播更多资讯,如有问题请联系24小时内删除

数字币资讯:比特币-以太坊-减半行情

区块链资讯:链政策-链金融-链挖矿

实用的工具:链导航-交易所-币空投

本文链接:https://www.heqi.cn/20320.html

和气财经温馨提示,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币安注册


币安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