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港股财经 > 正文

“腾讯系”搅动游戏直播江湖

港股财经 Aamir 2020-04-04 17:51

原标题:“腾讯系”搅动游戏直播江湖

摘要 4月3日,虎牙(NYSE:HUYA)宣布,腾讯购入约1650万股虎牙股票,成为最大股东。更早之前,因腾讯变更派驻在斗鱼(Nasdaq:DOYU)、虎牙董事的消息,让斗鱼、虎牙即将被腾讯合并的传言不胫而走。有消息称,腾讯将合并斗鱼、虎牙和自身的企鹅电竞,打造游戏直播界的“腾讯音乐集团”。

“腾讯系”搅动游戏直播江湖 港股财经 第1张

“腾讯系”搅动游戏直播江湖 港股财经 第2张

游戏直播江湖鏖战正酣。

4月3日,虎牙(NYSE:HUYA)宣布,腾讯购入约1650万股虎牙股票,成为最大股东

更早之前,因腾讯变更派驻在斗鱼(Nasdaq:DOYU)、虎牙董事的消息,让斗鱼、虎牙即将被腾讯合并的传言不胫而走。有消息称,腾讯将合并斗鱼、虎牙和自身的企鹅电竞,打造游戏直播界的“腾讯音乐集团”。

对此,斗鱼和虎牙方面均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未听说此事。截至发稿,腾讯方面未向记者作出回复。

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认为,合并利大于弊,对双方来说是1加1大于2的选择。

为腾讯做嫁衣?

在增持虎牙之际,腾讯已是斗鱼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7.2%。

3月24日,斗鱼发布公告称,主要股东腾讯派驻在斗鱼董事会的董事发生变更,任命周颂为斗鱼董事会董事,接替殷婷,任命自2020年3月24日起生效。据了解,周颂是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IEG)财务管理总经理,她同时还担任腾讯旗下多家公司监事

此前,虎牙也发布公告称,腾讯旗下全资附属公司Linen Investment Limited将委任郑磊担任派驻在虎牙董事会的董事一职位,此前该职位由马晓轶担任。郑磊同时还担任腾讯IEG用户平台部总经理,主要负责腾讯未成年守护平台、心悦俱乐部等。

对于以上问题,斗鱼和虎牙方面曾表示,腾讯此次变更委派董事人选只是正常更换,无关其他。

但此举被外界解读为腾讯在谋求整合斗鱼和虎牙。对此,斗鱼一位高层告诉本报记者,“这个事我都不知道,这类的信息很多,已经不奇怪了。”

丁道师告诉本报记者,“我认为合并是利大于弊的。可以参考58同城和赶集网、滴滴和快的、美团和大众点评这类公司。他们的业务模式类似,用户群体也有很多重合之处,如果合并就可以减少不必要的价格战,更高效地进行业务协同和战略协同,对双方来说肯定是1加1大于2的选择。”不过,丁道师亦坦言,“合并”这个词不一定准确,但是在合作过程中,一定是以大公司为主。

虎牙招股书曾披露,腾讯有权在2020年3月8日至2021年3月8日期间以当时公平的市场价格购买额外股份,以达到虎牙直播投票权的50.1%。也就是说,如果腾讯未来确定行使上述权利,那么,腾讯有望通过市场竞争价格获得虎牙控制权。

有媒体引援虎牙高层人士的表述称,年前,虎牙高管拜访了腾讯IEG高管,协商后续并购后管理方面的事宜,腾讯已对虎牙完成并购前的全方位尽职调查。对此,本报记者求证虎牙方面,但对方表示不知情。

此前,在斗鱼财报分析会上,斗鱼创始人陈少杰回应是否有可能与虎牙合并一事时表示,二者合并的问题主要取决于大股东腾讯决策,但与腾讯增持虎牙并无关系。

天花板见顶?

记者翻阅虎牙、斗鱼近期发布的2019年财报发现,两家公司的营收、用户等数据差距在慢慢缩小。2019年,斗鱼收入72.83亿元,同比增长99.3%;虎牙收入83.75亿元,同比增长79.6%。两者净利润分别是3.46和7.5亿元。2019年Q4,斗鱼、虎牙月活用户分别为1.66亿和1.5亿。在业内看来,收入规模和用户数据的拉近,说明直播市场的天花板已经见顶。

一位直播公司的管理层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纯游戏直播的付费率相对较低,变现部分主要还是用秀场直播来实现。“因为游戏直播的用户相对年轻,付费能力相对较弱,付费场景也少一些。用户打游戏过程中,专注于看主播怎么操作,主播和用户互动少了,用户很难想到去打赏。”

上述人士表示,用户也会喜欢游戏打得很好的明星主播,这些主播引流能力强,基本上平台是靠游戏大主播吸引用户,然后再把用户转到秀场,通过游戏广告、周边等方式变现。“所以游戏平台挖大主播比较多,签约费很高,秀场类直播一般不依赖某几个主播。”

一位接近虎牙的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现在新游戏比较少,批的版号少,精品少。”目前,虎牙在电竞内容上注重多样和重点赛事的多赛区布局。在内容投入上,主播签约方向依旧是腰部主播为主,以量取胜。此外,相比国内盛行的新技术,虎牙的重心还放在直播本身,增长空间除游戏、电竞内容,关注点还放在海外市场。

而斗鱼更热衷于头部主播资源,但大部分改为4年~5年长约。在电竞方面,2019年斗鱼转播大型电竞赛事超过100场,还全资组建电竞战队DYG,重金签下KPL“三冠王”久诚、笑煮等明星选手,入股王者荣耀联赛冠军eStar,签约绝地求生全球总决赛世界冠军Gen.G。

平台竞争激烈

如今,历经野蛮生长后,整个直播行业格局已趋于成熟稳定,人口红利消失,如何摆脱“主播依赖模式”、转型精细化运营是每一家平台都必须回答的问题。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腾讯IEG成立了一个新部门——游戏直播业务部,主要任务之一是协调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家,意图平衡三家互挖主播的竞争、控制整体消耗。

此前,B站高价签约斗鱼一姐冯提莫,快手花5000万元签约《王者荣耀》头部主播“嗨氏”,均足以说明B站、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已经盯上这块用户人均消费能力高、留存时长可观的“肥肉”。

但在虎牙和斗鱼多年运营下,头部游戏主播和电竞赛事版权仍主要集中于这两大专业性更强的平台,这将是B站、快手这两位“后来者”要直面的挑战。

在此背景下,主播的竞争白日化。

“游戏主播相对秀场应该少一些,有更高门槛。”某直播公司高管告诉本报记者,主播的竞争越来越激烈,颜值高的有很多,而且就算是同一个主播,也会有一个职业生命周期,用户也会审美疲劳。

某知名直播平台女主播小丽(化名)告诉本报记者,过完年后不打算再做主播了,她不想再过靠着哄粉丝上播的日子了,正在慢慢转行,计划开个花店。

“以前每月收入大概3万元,好的时候六七万元,最近月入一两万元左右。”谈及为何想转行,小丽称,“我不想原地踏步,1万多元不够吃饭的,现在我觉得最起码5万元。”

上述直播公司高管称,主播毕竟不是终身职业,更像是吃青春饭,所以很多主播挣了第一桶金后,就会转行去做别的事情。“我们平台一个很有名气的女主播,播了一年多,挣钱就回家开店做生意了。”

丁道师认为,平台之所以赚钱难,就是因为头部主播太贵了,不管是天价挖人,还是给高昂的分成,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平台的盈利能力。“当然反过来看,一些头部主播在一定程度上能影响到一个平台的活跃度和用户关注度。比如说映客,这两年收入下滑就是因为几个头部的主播去了其他平台了。”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作者:李昆昆 吴可仲

声明:此内容仅为传播更多资讯,如有问题请联系24小时内删除

数字币资讯:比特币-以太坊-减半行情

区块链资讯:链政策-链金融-链挖矿

实用的工具:链导航-交易所-币空投

本文链接:https://www.heqi.cn/20113.html

和气财经温馨提示,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币安注册


币安注册